听墙杂想

隔壁小两口的闲话真多,

从美食聊到穿衣,

从汽车聊到房子,

于我而言的压力成了他们谈资中的乐趣。

女孩喜欢咯咯咯地笑,

笑出满屋子的青春气息,

逸散到我这里,

叫我怎能不艳羡他们的无畏和无虑。

我又联想到自己。

同样租住在小公寓,

一边是出入成双对,

一边是残身配孤影,

人类的群居法则将我无情抛弃,

再刺出一杆尖刃长矛,

逼着我远离。

假如悲欢可以相通,

假如欲求有人会懂,

我又何惧

这厚重得快要凝固的落寞心意。

昨夜南风不止,

伊人无处寻觅,

松垮旧窗发出声声轻啸,

像在揶揄人们的无知或坚持。

我开始寻找另一个Souler,

哪怕只是有说有笑的闲聊。

……

当你习惯某一人,

习惯对方陪你达成每一件事,

心有皈依,

情有所期,

你自以为的“何其幸哉”,

未尝不是一种“何其哀哉”!

如若不信,

皆因未及失去时。

分享